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一個動如脫兔的可愛女孩兒,骨子裡有一種詆毀道德信條的叛逆。 她愛吃口香糖、香蕉;她喜歡聽音樂,因而顯得可愛。她可愛而不壞,像【陽光燦爛的日子】中的米蘭,愛聽音樂或跳舞的孩子都不是壞孩子。她青春的荷爾蒙漲到了嗓子眼,在陽光下噴灌淋濕了整個身體,因而顯得清新而誘人。誘人的身軀,誘人的腳指頭擺動著,在陽光下是透明的竹筍。當這一切關於女孩兒的富於類軟色情意味的影像出現在銀幕上時,不自覺帶領觀眾完成了對自己青少年時期初戀的祭奠與懷念。 影片伊始,亨波特驅車行駛在歪歪扭扭的小路上,他顯得蒼老和緩慢。握方向盤的手上沾滿了血漬,接著鏡頭移轉,一隻同樣沾著血的手槍出現在車內(毫無疑問,他殺了人)。車輪壓過路邊的草坪,然後竄到公路上。亨波特在獨白和懺悔,因為在向陪審團訴說,因此,影片伊始便具有了三個時空的交叉(現時、法庭、殺人現場,其他兩個空間靠主人公的描述來構成)。據說當年庫布裡克在拍攝這部影片的時候,為使影片順利通過審查,把亨波特殺人的情節放到了影片伊始。這樣,在觀眾的眼中,亨波特首先是一個萬惡的殺人狂。從根本上改變了原著小說的思想,損壞了其完整性。影片的後半部分屬於公路或旅行電影,亨波特和洛麗塔一直在漂泊,這發生在亨波特第二次成為鰥夫之後。 畫面閃回,少年的亨博特迷上了一位醉人心脾的姑娘。通過亨波特之口,我們知道那段初戀只維持了兩個月之久那姑娘便病死了。直到遇見「小美人兒」洛麗塔,亨波特一直把初戀情人的一根裙帶夾在自己的日記中。那時,亨波特已經步入中年,並且成為了一所著名大學的教授。無疑,影片要完成對小說的元文本解讀。小說中亨波特的獨白充滿了文學性的色彩,亨波特殺人的聲線中透出的是其經受人生審判的痛苦,包含著亨波特在感情、社會、回憶、道德方面的掙扎。第一次見到洛麗塔是在洛麗塔家的花園。亨教授成為夏洛特家的房客,然房東喜歡上了這個有涵養的男人,對他的照顧無微不至。坐在籐椅上看書的亨波特透過自己的黑眼鏡框看到陽光下趴在草地上專心支頤看書的女孩兒,她是夏洛特夫人的女兒,皮膚是健康的奶油色,噴灌噴濕了她渾身的衣服,她依然在看書。這時的洛麗塔是一個誘人的小妖精,一個讓人疼的小迷糊,她在扭動著自己漂亮的腳趾頭,無意間便誘惑到了那個成熟的紳士。亨波特和夏洛特結婚了,而亨波特只是為了得到夏洛特的女兒洛麗塔。洛麗塔是一個具有放蕩氣質的女孩兒(在多年之後賈木許導演的【破碎之花】中亦是如此),喜歡獨自躲在自己房間中吃冰櫃裡的食物,把五顆草莓分別套在自己的手指上,然後一顆顆地送進嘴裡,分明是一種赤裸裸的引誘。亨波特和夏洛特很快結了婚,又在短時間內離了婚,原因她發現了原本房客的混蛋和自己女兒的關係。在痛苦至極的情況下跑出家門被車撞死。洛麗塔還不知道這一切,因為她參加了夏令營,情人亨波特謊稱她媽媽生病,翌日去醫院看夏洛特。亨波特帶她到一家小旅館住宿,那是一個昏暗、骯髒的地方,樓道的鏡子前堆放著散發著惡臭的垃圾(死去的嬰兒、生活垃圾、毛髮),飛蛾不住的撲向那盞黑暗中隨時冒火的燈,燃起火焰,空氣中夾雜著烤飛蛾的肉味兒,亨波特陷入掙扎之中。可愛的洛麗塔已經入睡,在夢中開始囈語,在床上舒展著自己的身體,亨波特再一次為這個小尤物而著迷。 緊接著,兩個人開始了一段漫長的私奔。全然沒有昆汀的【低俗小說】伊始小南瓜和小兔子打劫咖啡館的兩分鐘的商議,是亨波特對於生命、道德的逃避。相信正是【洛】帶動了一些具有深刻意義影片的產生,香港文壇導演彭胖子的【伊莎貝拉】也描述了兩父女的尋找。亨波特是一個極端個人主義紳士,從30歲~50歲都在接受上帝或自己的審判。一段旅程總會有結束的時候,不管怎麼進行,都是一段回憶。長久的自我道德考量會帶來暴力與死亡,洛麗塔最終背叛了亨波特,亨波特此刻顯得蒼老異常。 大師庫布裡克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曾拍攝【洛麗塔】,他從納博科夫手中接過了這個大部分都是死囚亨波特對陪審團傾訴(獨白)的小說。大師品味到其中的華麗,同時還有墮落。擅長色情的庫布裡克終於找到了自我發揮的地方,但迫於法律的約束也只可小試牛刀,遠不及其後來的【發條橙子】。其實,洛麗塔和亨波特的流浪是一次尋找,尋找最後的死亡與暴力,得以平衡一切的結果。亨波特永遠走不出自己的精神上的怪圈,逃脫不了倫理的約束。新版【洛】遠不及大師的作品,縱然在技術上超越,卻遠遠超越不了大師的藝術手法。儘管在大師的作品中一開始就把亨波特定位為殘忍的暴徒,但影像卻更加深刻、富有詩意。 那是一次銘刻人心的靈魂放逐,縱然知道洛麗塔的艷麗不屬於自己。那個可愛的人兒,喜歡吃口香糖和香蕉的小迷糊,終於有一天要長大、成熟、蒼老、死去。